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危险的”猪猡”:二战意大利手动鱼雷

转:www.6park.com

一提到二战中的意大利,一般人都会不屑一顾,甚至几乎就是耻辱的代名词。意大利人整体上糟糕的战绩当然不会给自己提供多少可以捍卫荣誉的机会,但事情却不会就这样的简单,在意大利人的征战史上并不乏闪光点。以前看过一个意大利海军军官的回忆录, 有一句话印象非常深刻,‘二战中与军舰共存亡的舰长的比例,意大利海军是最高的’。这个倒是没有仔细的调查,姑且信之吧,但至少说明意大利人并不缺乏勇气。平心而论,就海军而言,面对强大的对手, 意大利海军与英国皇家海军在地中海仍然展开了殊死的较量,而且是在装备、训练等等都居于下风的情况下。
为了抵消英国人的优势,作为弱小的一方当然就会想些‘歪门邪道’,好听一点就叫做发展新战术,‘猪猡’其实只是意大利人开发的特种武器之一, 其他还有微型潜艇,攻击快艇等等(撞击目标,多少类似于日本的自杀式的回天鱼雷,不过驾驶员在接近目标前会被弹射)。同时期日本也在进行这样的尝试,在偷袭珍珠港的时候还寄以厚望投入了五艘微型潜艇(以前的说法一直是五艘潜艇都被击沉或自沉,没有任何战果, 不过好像后来有人仔细研究当时的照片时发现港内有奇怪的航迹,可能有一艘混进港并进行了攻击)。

猪猡当然是昵称,正式学名慢速鱼雷,一般就叫做大名鼎鼎的人操鱼雷。按照现在的观点乍一看有些愚蠢,两个人开着改造的鱼雷想法设法跑到敌人军舰下面放炸药,这比扛着炸药包炸坦克强不到哪去。不过限于当时的技术条件, 这应该算是最早的而且是成功的海军特种攻击,而且取得了相当的战果(注意这和日本鬼子的自杀式回天鱼雷有着本质的不同)。小有小的好处:隐蔽、机动、灵活,威力还大。英国人对此深受启发,弄出了自己的微型潜艇而且重创了提尔比茨。战后微型潜艇更得到进一步的发展。

早期的发展
人操鱼雷的发展和使用可以追溯到一战末期。两名年轻的意大利海军军官Raffaele Rossetti Raffaele Paolucci在Pula港击沉了奥地利的无畏级战舰Viribus Unitis 号. 这两名勇敢的军官在攻击后被俘,不过幸运的活了下来并在战后回到意大利。他们所使用的就是一枚经过改装的鱼雷,意大利语称之为Mignatta, 成为人操鱼雷的雏形. 需要将这枚鱼雷放在战舰的下面再用定时装置引爆(从其他资料上看,当时的人操鱼雷还很粗糙,可能呼吸装置也不很成熟,所以只能在水面半潜的方式进行渗透,如果真是这样,的确是牛大了)。
不过战争很快就结束了, 当然这种新战术也并没有得到太多的注意和发展。不过还是有有心人,两名技术军官Elios Toschi Teseo Tesei,在拉斯佩西亚(La Spezia)的海军基地继续研究发展这种战术。 不过这个时候正是意大利战后严重的经济危机,不可能有正式的研究经费(这个危机导致了墨索里尼的上台)。 两个可怜的家伙是在自己的工作之余投入这样的研究,进展可想而知。

直到1935年, 墨索里尼上台后野心膨胀入侵埃塞俄比亚,引发英国和意大利的矛盾和危机,海军最高当局才决定正式立项资助这两个军官加快研究。在先前的基础上,进展还挺快。 两个家伙不久向海军最高当局和Cavagnari 海军上将提交了一个方案并获得批准。这个新设计的装置意大利语昵称为Maiale,就是pig,正式学名是Siluro a lenta corsa (SLC),英文是 'slow course torpedo', 一般就叫做Human Torpedo 或 Chariot –即大名鼎鼎的人操鱼雷。这个新设计的装置是一个改进的电动鱼雷, 具有良好的操纵性(当然是相比以前的)。在鱼雷上有两个鞍部正好可以容下两名蛙人。 蛙人直接暴露在海水中,每个人得使用自己的呼吸装置。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1

评分次数

不久,两个人被派到一个新成立位于serchio河口的秘密部队,归Salviat公爵指挥。 这支部队经常被称之为Men of Serchio。 1935年,C.F. Paolo Aloisi被调来作为这支部队(番号1 Flottiglia Mezzi d'Assalto“ 英文是 1st Fleet Assault Vehicles MAS—第一攻击艇舰队?姑且这么翻译吧.一般缩写就是MAS)的指挥官, 而G.N. Teseo Tesei 和C. Carlo Teppati则负责训练和技术发展。 同期H1潜艇开始被用来作为所必需的载具。最初的4个人操鱼雷也在拉斯佩西亚的San Benedetto 工厂制造, 以进行必需的人员训练。猪猡这个外号就来源于此。一次训练中在过一处水下障碍时Teseo Tesei告诉他的同伴把这个‘maiale’弄快一点,结果这个外号就传开了。 同时其他改进如呼吸装置等也在进行当中。
经过精心设计,使用一套封闭的系统,以免因为排出气泡而暴露目标。成员呼吸的是纯氧,派出的废气(主要是一氧化碳,大概是因为水下呼吸不充分)由废气处理装置(主要成分碳酸钠和石灰)吸收,直到这套装置饱和。

这套装置设计下潜深度15米, 不过使用中经常超过30米。
在训练中发现起初的载具H1潜艇太老了, 结果被Perla级潜艇取代,由Junio Valerio Borghese指挥, 这个家伙后来成为这支部队the Xa Flottiglia MAS Decima Flottiglia MAS) (10th Light Flotilla of assault vehicles 第十轻攻击艇舰队?) 或X-MAS(上述1st Fleet Assault合并过来)的灵魂人物。同时,其他三艘潜艇,Iride, Gondar 和legendary Scire也被调过来充实这支部队。
受埃塞俄比亚危机的刺激, 除了人操鱼雷以外, 意大利人实际上还开发了一系列‘下三滥’的武器。也没办法,田忌赛马的道理中外皆然,谁也不傻,自己军舰不行还跟英国人面对面过招,这种fair play还是不来也罢。其他还包括攻击快艇 barchino,正式名称为MTM (Motoscafi da Turismo),木制, 装了300kg炸药来撞击炸毁目标,一名驾驶员操纵,最后被弹射出去好歹不至于同归于尽(现在的恐怖分子肯定是深受启发, 并取得重创美国驱逐舰科尔号的战果,不过省略了最后这一步)。其他的还有30吨微型潜艇,更大型的攻击艇,甚至还研制了可以由潜水员携带的小型水下炸弹以炸毁敌舰。
不过随着埃塞俄比亚危机的结束, 当局对这些新式武器的也就没了兴趣,装备训练也基本停滞。直到1939年, 面对新的欧洲危机, 最高当局再急忙重新投入人力物力加快开发。这些短视造成二战爆发时特别是1940年意大利参战时这些秘密部队根本没有做好准备。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踏上征程

在二战初期,确切地说应该是意大利参战的时候,仅从数量看,意大利海军还是颇有实力的, 超过皇家海军地中海舰队 。意大利拥有四艘改进的老式战列舰Andrea Doria, Caio Duilio, Conte di Cavour, 和 Guilio Cesare , 每艘拥有10门12.6” 主炮, 两艘新型的拥有9门 15” 主炮的Vittorio Veneto 和 Littorio号, 还有两艘正在修建已经接近完工. 另外还拥有18艘巡洋舰, 60艘驱逐舰,再加上100 潜艇. 另外, 意大利有地利的优势,加上西西里和意大利占领下的突尼斯正好将地中海分为两半。所以看起来意大利还是大有可为的.

意大利宣战时和盟军实力比较

西地中海法 意大利 东地中海英 东地中海法 盟军总计
战列舰 4 6 4 1 9
航母 - - 1 - 1
巡洋舰 10 21 9 4 23
驱逐舰 37 52 25 3 65
潜艇 36 106 10 - 46

相比之下, 当时正是英国人最黑暗的时候。主力舰队得保卫本土,地中海舰队实力不足,力量还不得不分散,直布罗陀,亚历山大还有马耳他等等都是要害,分兵在所难免。Cunningham手下只有拥有装有8门15”炮的 Valiant, Warspite, Queen Elizabeth, Barham, 以及 Malaya等老式战列舰,其中只有 Warspite, Queen Elizabeth, 和Valiant 完成了现代化, 而且最大速度才24节,而意大利的最新式战列舰则达到30节,火炮射程还远。

不过意大利人也有自己的难处。有两个最主要因素大大限制了战斗力:没有航空母舰和雷达。不幸的是英国人二者全都有,包括Illustrious, Formidable, 和Indomitable号三艘航母(后来调过来)。而且尽管意大利人舰艇数目不少, 不过大多数舰艇已经老旧,甚至新建的战列舰都缺乏夜战能力,这是硬件条件;软件条件可能更要命,意大利海军人员长期疏于战阵,缺乏严格训练,没有什么作战经验。这不仅表现在水兵上, 在高级军官同样明显。糟糕的海空协同更限制了战斗力。

面对老牌皇家海军,意大利人自然心存畏惧,开始几次小规模海战几乎均遭失利,结果后来主力舰队一直采取消极辟战的策略,特别是在塔兰托袭击之后(这里就有一个驳论了,不打仗就不可能有实际作战经验,而没有经验又不敢去打仗,海军毕竟是一个高技术兵种。相比之下,抗美援朝时毛主席将年轻的人民空军立刻投入战场该具有怎样的魄力)。没办法,意大利人还得打仗,总不能干耗着,结果只好指望这些秘密武器了。

意大利人的基本战术设想使用人操鱼雷攻击港内(重点是亚历山大和直布罗陀)的英军军舰。当时基本战术性能是最大速度约4.5节, 航程以2.3节的速度大约24公里。 因为使用电动鱼雷改装, 所以隐蔽性很好。

可以想象,摆弄人操鱼雷对蛙人会有多高的要求。身体素质、心理素质、作战技能等等等等缺一不可,还得加上必不可少的运气。所有的成员都经过严格训练, 实际上很多都是成员都是尉级的军官,赶上飞行员了。


意大利海军的精英,Decima MAS Marines 军官的标准像
戴M41式MAS特有的贝雷帽。左胸有战斗纪念章(Assault-Combat badge ), 右胸佩戴Addestramento Germania” 徽章,意味着受过德国人的训练。左臂就是部队荣誉的标志, 一个大大地 “X”.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不过,新兴事物刚一开始注定是要经受磨练的,人操潜艇也没有例外。成功的袭击依赖于一系列环节: 需要潜艇携带人操鱼雷到港外,人操鱼雷释放后需要突破防潜网等防护, 港内还得有合适的目标,最后,这个宝贝还得能放上去炸得响。在初期这几个环节几乎都出了问题,几次功败垂成。而且,还应注意, 这些辛辛苦苦培养的蛙人说是一次性使用也差不多,危险性极大。即使袭击成功,能够活着进战俘营已经是运气了,能回来就算烧高香了。

一直怀疑这玩意是半潜式武器,而不是真正的水下攻击武器没有导航装置,潜水员怎么看的清楚路啊~,比较可行的是只露出脑袋在水面上.

即使露出脑袋在敌人港口恐怕也是非常危险的吧
一般攻击是利用夜暗掩护,恶劣天气如下雨当然更好.即使这样, 即使露出脑袋恐怕也是非常危险的, 特别是在英国人已经尝到苦头,加强了警戒之后.
首先人操鱼雷以及操作人员具备了水下运动的必要条件,而且毕竟不会潜很深, 恐怕也就10米左右,尤其是进港以后,港内的水深总是一定的.这样可能仍然可以借助一些外界条件定位.

其次,意大利人重点打击的是亚历山大港和直布罗陀,长期以来积累了大量情报, 特别是有特工人员配合, 比如有两次就是因为情报显示港内没有重要目标而放弃了攻击, 尽管潜艇已经到达港外,在直布罗陀更是如此, 几次行动中攻击队员都被安全送回意大利. 合理的推论是意大利人对港口内方位,泊位等等了解得很透彻, 而且一般来说主要舰艇的泊位是相对固定的.经过有针对性的反复演练, 这样,关于困难的水下定位问题经过严格训练总可以是克服的.

港口的水特别浑浊,根本看不清东西 我怀疑他们的前进方式是"潜行--->短暂上浮观察--->潜行"的循环方式.当然,只是猜测.

亚历山大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最早对亚历山大的攻击计划是1940年的8月25和26日,由潜艇Iride号携带5组成员TeseoPedretti, ToschiLazzari, PacagniniBirindelli, De La Penne Lazzaroni进行, 另外一组担任预备。
计划由驱逐舰Calipso号将所有成员从墨西拿运到Bomba湾, 然后换乘到等待在那里的潜艇上。人操鱼雷直接装在潜艇上运过去会合。计划的是不错, 不过不走运的是,当然对英国人就是很幸运,在一次对托布鲁克的空袭中发现了系泊的Iride号潜艇,这个倒霉蛋被直接击中沉没, 还搭上一艘大型支援舰Gargano。受过训练的第十部队的成员发挥了作用, 帮助找到沉没潜艇的位置,经过艰苦努力之后剩余的7名艇员被救生还。这一次算是出师不利,当然放弃。

    第二次企图是在9月29日,计划进行一次协同攻击,另外一组去攻击直布罗陀。Gondar号潜艇携带攻击队员到达亚历山大的港外,结果受到指示放弃攻击,因为缺乏重要目标,更倒霉的还在后面。潜艇被英军发现,在饱尝深水炸弹后,潜艇受到严重损伤,已经丧失下潜能力(想起德国电影‘从海底出击’了)。最后一次挣扎着浮上水面后弃艇,包括Elios Toschi(见前文,人操鱼雷早期的关键人物)在内的艇员都成了俘虏。英国人可能已经得到了警告,意大利人当然这样想,当然也需纯粹就是英国人的运气好。

接着, 12月18日进行了又一次攻击尝试。这一次很顺利,也是最著名的一次攻击。由Borghese上尉指挥的潜艇Scire号(这艘潜艇的运气实在是出奇的好,多次进行这样危险的旅程)释放人操鱼雷后安全回到拉斯配齐亚的基地。 三组成员借助于偶然开放的口子(从别的资料上记得是跟着一艘正好要进港的英国船通过了防潜网,开始在外面也等了很长时间)混进了港直奔目标而去。由于没有航空母舰,战列舰Queen Elizabeth和Valiant号就成了牺牲品, 另一个倒霉蛋是一艘大型油轮Sagona。
众所周知,这里面还有一些小插曲。安放好雷头好这些成员就算完成了任务,就听那一响了,不过逃跑可是大问题。 很不走运,上尉De La Penne 和组员 Bianchi 都被抓住而且还被带到他们安放鱼雷的Valiant号战列舰上。两个人表现很不错, 没有透露任何情报。在预定爆炸前大约10分钟,De La Penne上尉告诉Valiant号战列舰的舰长所面临的危险以便避免无谓的牺牲。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第二天早上6点,第一次爆炸对油轮Sagona造成了严重损伤, 还搭上一艘驱逐舰Jervis号,不巧正在旁边加油。放在Valiant号下面的鱼雷在6点20分爆炸,接着是6:24的Elizabeth号。雷头装药大约300公斤。对英国人来说还算幸运, 港内水深只有30到50英尺。三艘船都被‘击沉’-- 战列舰只是受重创搁浅在港内。两艘战列舰后来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进行修理,比如Valiant后来给弄到南非的德班进行大修, 一直修了三个月(四月15到6月7日),而Queen Elizabeth损伤还大, 最后弄到美国诺福克船厂进行大修, 一直到43年6月1日才结束,花了9个月的时间,而丧失战斗力则达到17个月。这一行动的直接后果可想而知,地中海舰队的实力大大削弱,再加上其它的损失,这也算是42年上半年隆美尔在北非胜利的因素之一吧。尽管所有的6名成员后来都被抓住关进战俘营,但的确算上英雄人物,也成为二战中意大利人不多的亮点之一。

攻击直布罗陀


    有岩石之称(The Rock)的直布罗陀连接着大西洋和地中海, 战略地位之重要不用多说。这里多废一点话, 个人感觉希特勒在拿下法国,特别是直接入侵英国无望后没有趁热打铁拿下直布罗陀进而进军地中海是重大战略失误。德国人在东线损失了几百万人,有这个零头恐怕就能拿下直布罗陀。这样, 东面的亚历山大、马耳他就是无源之水,很难守住。 至少理论上, 将地中海变成纳粹的内海并不是非常困难的事情。真是这样而不去进攻苏联的话, 未来的历史会怎样, 实在很难想象。 扯远了,赶紧回来 。
  
    尽管对第十轻型舰队10th Light Flotilla来说, 对亚历山大的攻击(重创两艘战列舰的战果)最为著名,但对直布罗陀的几次攻击才是最成功的。 就在1940年9月24日, 英国驱逐舰Stuart 号在Bomba湾击沉意大利Gondar号潜艇的同时, 另外一艘潜艇Scirè号离开拉斯佩西亚,去直布罗陀执行同样的使命。

    基本计划相同, 采用人操鱼雷攻击港内的英国军舰。 四名成员是Teseo Tesei 和Alcide Pedretti,  Gino Birindelli 上尉和Damos Paccagnini, 另外 Duran de la Penne 中尉和Emilio Bianchi, 以及. Giangastone Bertozzi 中尉和Azio Lazzari 作为预备. 行动由Scirè 号(见前文,成功攻击亚历山大的那一艘潜艇)的指挥官, Junio Valerio Borghese.上尉指挥。

   这是Borghese头一次指挥 Scirè号执行任务。就像他在后来写的一本书”Sea Devils”中所描述的, 他对船员却非常了解。来自那不勒斯的 Antonio Usano上尉是副艇长, Remigio Benini 上尉是导航官.其余还有鱼雷军官Armand Alcere, 海军工程师 Antonio Tajer上尉是首席轮机官。Borghese对其他一些人员也有很好的评价。 不过这些人中的大多数在几个月后死亡,潜艇在以色列海岸外被击沉。

   9月29日, 潜艇到大距离直布罗陀50英里外, 不过却被总部召回,很简单,由于港内没有合适的目标。就两三个鱼雷,如果千辛万苦才炸个千把吨的小破船, 无论如何也不值。10月3号,潜艇顺利到达撒丁的La Maddalena。
   
   10月21日,Scirè离开拉斯佩西亚作第二次尝试。 27号到达直布罗陀海峡。Borghese两次试图接近, 不过都被英国护卫舰赶了回来。直到29后, 借助强大水流的掩护才突破成功,进入Algeciras 湾。 30日潜艇在水下45英尺处休整, 大致位于Guadarranque河的河口处。六名10th Light Flotilla的攻击队员操纵着三个猪猡离开潜艇,潜艇本身11月3日安全回到基地。
  
   第一组是De la Penne 和Bianchi, 不幸被防卫部队发现并遭到深水炸弹的攻击, 鱼雷被破坏丧失浮力沉没,两名成员倒是游到Algeciras并被意大利的谍报人员搭救,不久他们又回到了意大利。第二组是Tesei 和 Pedretti, 不过也不走运,尽管鱼雷本身出了一些小故障, 两人还是到达了North Mole。 不过要命的是呼吸装置出了问题,只好放弃了任务。两个人运气还不错, 和第一组一样, 被意大利的谍报人员送到了西班牙,并最终回到意大利。第三组是Birindelli 和Paccagnini, 不幸的是鱼雷和呼吸装置都出了问题。两个人几乎已经到达战列舰Barham的下面, 谁知关键时刻掉链子,鱼雷丧失了动力。Birindelli试图把这个宝贝拖过去, 不过终于还是给弄得筋疲力尽只好放弃(这位哥们此时的心情可想而知)。 更倒霉的是他和另外一个成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还给英国人抓住了, 结果在战俘营中呆了3年。

    这次行动当然是完全失败了, 不过还是那句老话, 失败是成功之母。从中暴露的问题,特别是装备和技术缺陷,促使意大利人去改进提高。艇长Borghese 和 那个几乎成功的Birindelli被授予金质奖章Gold Medal(相当于英国维多利亚十字勋章Victoria Cross)。另外两名蛙人授予银质奖章。

当时佛朗哥不许德军攻打直布罗陀
即便打下来白送给他也不行
如果不从陆地进攻而从海上登陆,德国恐怕还做不到
一是必须要意大利海军支持,德国海军通过英吉利海峡太困难了,而意大利主力舰队未必敢跟地中海舰队拼命
二是路太远了,没有空中支援,德国航母还没造好呐
关于希特勒为什么不打直布罗陀
    有说法是在法国战役结束后,部分德军部队已经在比利牛斯山下集结准备借道西班牙南下,其中包括德国的精锐山地部队。希特勒是认真考虑过将佛朗哥拉进轴心国的,但弗不那么愿意,主要考虑是一旦倒向德国,西班牙将面临被英国全面封锁海岸的困难,虽然拿下直布罗陀不成问题(这也是西班牙民族主义者想要的)但得不偿失,西还是被封锁在地中海里。当时弗很犹豫,希特勒和弗曾经在法西边境会晤过,但也没说服弗。最后,弗朗哥给了德国一个清单,说是如果参战要求提供粮食、物资等等。而同时因为法国的迅速投降,加上维希政府表示将恪守中立,不会允许英军进入北非的法国领地,所以德国对于地中海的重视程度下降,遂回绝了弗的要求。后来,随着战局向不利于轴心国的方向发展,西就更不愿意参战了。
    其实重要原因还是因为法国的迅速投降,如果法国坚持抵抗,法国流亡政府必然转进北非,北非的法国殖民地就必然成为德国的目标,而此时希特勒就必然要攻击直布罗陀,一切就是另一个样子了。如果德国意志坚决,西班牙不太可能冒着被德国占领的危险去抵抗,还是会站到希特勒一边。确实,在德国条件最好的时候,希特勒不那么重视地中海和北非,所以就没有一鼓作气拿下直布罗陀。等隆美尔在北非人困马乏了,再动手也晚了。

弗朗哥的确是有手腕, 愣是把希特勒给玩了
   估计当时希特勒已经一门心思准备打苏联了,把弗朗哥这个自己扶起来的小弟看得比较重。否则真要想打,玩横的直接过去,就当武装占领,西班牙的抵抗能力不会怎样。   

抵抗估计不会怎么样
不过西班牙历来比较麻烦,拿破仑当年也拿西班牙没什么办法
希特勒还打算要维护一个良好的纳粹联盟形象呢,对意大利也是到了最后关头才翻脸的
关键问题还是希特勒就没打算跟英国拼到底,这个家伙很奇怪的总是觉得英国最后会支持他
佛朗哥有手腕是真的,作为一个纳粹国家元首,居然在位直到寿终正寝,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倒霉的第一次行动,点儿真背啊。 那时候老希不打老西是不是看在佛朗哥也是和自己一路的面子上不忍下手呢?

实际上可能是因为希特勒一直没有对北非战场有太多的关注  隆美尔在北非打得那么投入
严格来说 实际上有点浪费兵力和资源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第三次尝试意大利人在战术上作了一些修改。当时有一艘意大利油轮Fulgor号在战争爆发时被扣押在西班牙的Cadiz港.

几名攻击成员伪造身份穿过西班牙提前上了油轮。然后潜艇在偷偷过来接运这些成员上艇。我自己的感觉可能是为了保持攻击队员的体能以及安全因素,否则也不会这样费尽心机。毕竟对外人来说关在潜艇里的滋味可不好受,环境不好就不用说, 提心吊胆休息不好影响体力, 而且弄不好航渡过程中还要冒被英国人击沉的危险则更让人头疼,白白损失太可惜了(不过这对潜艇仍旧还是很危险的,需要两次闯过直布罗陀海峡。Cadiz刚好在西班牙的另一端)。还好,5月23号,Scirè潜艇系泊在油轮旁边将四组成员接了上来。 上尉Decio Catalono 和 Giannoni,   上尉 Amedeo Vesco 和Toschi, 中尉 Licio Visentini 和 Magr进行攻击, Antonio Marceglia上尉和Schergat作后备.

    25号,经过几次包括深潜在内的努力,以免被英国人发现,Scirè潜艇总算到达了Algeciras, 不过直到第二天才进入港湾。像往常一样成员们离开潜艇攻击,潜艇本身安全与31号回到拉斯配齐亚基地。不过再一次, 由于技术原因行动失败,没有取得战果。 所有成员倒是顺利到达西班牙边境(意大利人谍报人员的效率还挺高)。所有成员授予银质勋章。 当然也从中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紧接着的行动和上一次基本一样。还是Scirè潜艇偷偷摸摸赶到Cadiz港从Fulgor号油轮接上攻击成员。甚至几名成员也几乎一样。 Catalano 上尉和Giuseppe Giannoni,  Amedeo Vasco 上尉 和Antonio Zozzoli,  Visentini 上尉和 Giovanni Magro。 由  Antonio Merceglia 和 Spartaco Schergat 担任预备。

    20号的早晨,攻击成员离开潜艇,潜艇本身于5号顺利回到拉斯佩西亚基地。第一组Vasco 和 Zozzoli将雷头固定在一艘2444吨的船, 结果被炸成两半沉没。第二组Catalano 和 Giovannoni还有个小插曲,开始找到一艘利索地固定完雷头后才发现居然是一艘被扣押的意大利船Pollenzo号, 只好取下来又找到一艘10900吨的装甲商船Durham号, 结果爆炸后很快沉没。第三组Visintini和 Magro,由于英军不断的巡查没能混进港,不过在港外发现一艘15893吨的油轮Denby Dale。结果爆炸后旁边的一艘小油轮也给弄沉。

    经历过那么多挫折以后,这次攻击总算是大获全胜,击沉了大约30000吨。现在使用的已经是经过改进的新型号,人操鱼雷终于能够证明它的价值。攻击成功皆大欢喜,接着当然是论功行赏。Borghese晋升为上校,升的还是很快的。参与攻击的成员运气还都不错,都逃到了西班牙并返回意大利,被授予银质勋章。Scirè潜艇当然也是劳苦功高,获得嘉奖,潜艇成员待遇也提高了。还没完,甚至国王本身都对指挥官Borghese大为欣赏,特地接见。

终于顺利了,还真不容易。不过一成功就弄掉了这么一大帮,可惜没高价值目标。

被中立国扣押的油船也派上用场,倒是很会利用。
意大利人的确是挖空了心思, 后面还有更夸张的
   所以动辄意大利人是笨蛋弱智之类的说法实在是很无聊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 这些东东是取巧的办法, 成功了固然非常吸引眼球, 但是仅仅靠这个肯定是赢不了战争的,战争毕竟有其基本规律.   
这次成功的攻击当然才刚刚是开始,还得再接再厉,新的战术也在策划当中。一名意大利军官Antonio Ramognino给派到西班牙收集Algeciras当地的情报。借助他西班牙人妻子Signora Conchita的掩护,Ramognino借口妻子健康不佳,结果在海边租了一栋房子,地点不偏不倚就在Maiorga, 正好可以俯瞰直布罗陀. 这样两口子开始享受‘安静’的生活。不久, 这个以后称作Villa Carmela的房子成为以后多次攻击直布罗陀行动的秘密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