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F/TBM“复仇者”

作者:Jerryking

开发
  1935 年道格拉斯 TBD“蹂躏者”成为全国的明星,1939 年美国海军决定开发一种更有效、更大航程、各大载弹、更高速度和更抗打击的鱼雷轰炸机。新型飞机的要求包括:最大速度 483km/H、满载航程 1,600km、内部炸弹仓 907kg 有效载荷和升限 9,144m。
  格鲁曼“制铁工厂”不可避免地成为了制造商。有着工程师背景的 Leroy Grumman 帮助设计了符合海军要求的鱼雷轰炸机。格鲁曼原型机命名为 XTBF-1,含义为:eXperimental(试验),Torpedo Bomber(鱼雷轰炸机),F=Grumman(格鲁曼),1st(第一型号)。格鲁曼制造了两架飞机,其中一架坠毁在长岛 Brentwood 附近的森林中。但是计划如同格鲁曼的传统一样,仍然高速进行。

第 2 架 XTBF-1 原型机,1941 年 12 月 15 日正准备首飞

  XTBF-1 安装 1,700 马力的 Wright R-2600-8 14 气缸双排星型发动机,并有如下特点:
  可折叠机翼。为了适应航母使用,格鲁曼为 TBF 和 F6F 开发了独特的机翼折叠装置,机翼可以向机身方向折叠,这样就节省了很大的储存空间。这个装置是 Leroy Grumman 偶然从橡皮擦和纸夹中得来的灵感。

TBF 独特的机翼折叠装置

  3 座。一名飞行员、一名后机枪手和一名投弹手兼腹部机枪手。
  电动后座炮塔。应海军的要求,飞机安装一部后座动力炮塔,最初装备的是 7.62mm 口径的机枪。

格鲁曼 150SE 电动后座炮塔,生产型装备一挺 12.7mm 机枪

  3 挺 7.62mm 口径机枪。前面提到的动力炮塔一挺。机鼻一挺供飞行员使用,穿过螺旋桨射击。另一门装在机腹。后期改型增加了武器装备。
  大型炸弹舱。格鲁曼设计了一个大型炸弹仓,可以携带一枚 907kg 鱼雷,或者 4 枚 227kg 炸弹,或者附加油箱。

机腹巨大的弹舱

  大型机翼。格鲁曼的标志。大型机翼使格鲁曼的飞机易于驾驶,能够让各种水平的飞行员在航母上轻松起飞和降落。
  极其坚固。格鲁曼的另一个标志。抗击打性也是海军飞机特别需要的特性,特别对海军飞行员来说。
  1941 年 12 月 7 日下午,格鲁曼在 Bethpage 举办了一个仪式来展示两架原型机。正在举行仪式的时候,格鲁曼的副总裁接到电话:“日本人正在轰炸珍珠港,我们在战争中。”于是仪式中并没有演讲,但是仍然继续进行庆祝。当人群离开工厂之后,工厂锁上大门,清除一切潜在破坏分子,开始了战争状态,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近 4 年。
  接下来的几个月,格鲁曼开始从手工生产原型转向筹备大规模生产。到了 6 月,公司已经向海军供货 145 架 TBF-1,在接下来的 3 年中这个数字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首战中途岛
  1942 年 6 月 4 日的中途岛海战,只有 6 架 TBF 在前线服役。这些飞机是在 3 天前飞到中途岛加入 VT-8 中队的。指挥官是 Langdon K. Fieberling 中尉,中队中一些飞行员甚至都没飞出过岛的视线之外。(这个著名的第八鱼雷轰炸中队,还有飞行员在“大黄蜂”航母上飞老式的道格拉斯“蹂躏者”。)但不管新的还是旧的飞行员都没参加过战斗。

VT-8 在诺福克航空站接收崭新的 TBF-1

  Fieberling 中尉的 6 架 TBF 在上午 7:10 分抵达日本编队上空,低空向航母飞去。易受攻击的鱼雷轰炸机被“零式”蜂拥拦截。2 架 TBF 在第一次攻击时被击落,接着又被击落 3 架。Albert K. Earnest 意识到根本不可能接近,他扔掉鱼雷,甩掉两架尾追的“零式”,飞回了中途岛。Earnest 是唯一返回的 TBF,飞回的时候只有水平尾翼的纵向方向舵好用,降落的时候只降下一个轮子,鱼雷仓的门还是开着的。无线电操纵员 3 等兵 Harrier H. Ferrier 受伤,操纵尾部 127mm 机枪的一等兵 Jay D. Manning 阵亡。

中途岛战役中唯一返回的 TBF

东所罗门-1942 年 8 月 24 日
  当美国占领瓜岛后,山本上将立即组织了一个大型反击舰队。1942 年 8 月 24 日双方舰队相遇,这时美国海军只有 2 艘航母:“萨拉托加”和“企业”号。到 8 月的时候,格鲁曼已经生产了大量的 TBF,并且有 24 架在这两艘航母上服役。
  “萨拉托加”的 VT-8 由 Harold "Swede" Larsen 指挥,“企业”的 VT-3 由 Charles M. Jett 指挥。从下午到晚间,有 26 架次“复仇者”进行了 4 波攻击。第二波攻击击沉了“龙骧”号,并且一个机枪手 Gibson 声称击落一架俯冲轰炸机。美国海军总共损失了 7 架“复仇者”。

“龙骧”号正在进行 S 机动以规避空袭

圣克鲁兹-1942 年 10 月 26 日
  在第四大航母遭遇战中,“复仇者”并没有多大贡献。
  太平洋上剩下的两艘航母,“企业”和“大黄蜂”号每艘携带 14 架“复仇者”。十月末的时候,这两艘航母遇见了企图收复瓜岛的日本舰队。双方的侦察机在早晨就发现了对方,并在相距 320 公里的距离同时起飞攻击飞机。“企业”和“大黄蜂”一共派出 3 波飞机,共 73 架:18 架“复仇者”,32 架俯冲轰炸机和 23 架 F4F 战斗机。
  来自“企业”号的 VT-10 由 John A. Collett 少校指挥。他带队朝西,向日本舰队飞去,途中躲过了向美国舰队飞去的日本飞机。当美国飞机发现了他们的目标的时候,日本舰队巡逻战斗机和防空炮火已经击落了大部分飞机。SBD 成功地攻击了日本航母,但是 TBF 却没有一架命中目标。John A. Collett 少校的“复仇者”被“零式”击落。他和他的无线电员一等兵 Thomas C. Nelson 被看到从飞机跳伞逃生。Nelson 最后被俘,做为战俘一直到战后。Collett 却再也没有消息了。

油画“圣克鲁兹战役中的复仇者”,ArtistL:Jim Laurier。“复仇者”编队遭零式拦截的场景

  开始的几场战斗显现出了这种飞机的优点和缺点。TBF 的最大问题并不是自身造成的,而是美国海军二战头两年鱼雷不可靠造成的。鱼雷就是不爆炸(不管在任何高度和任何情况投弹)。Mark 13 鱼雷很脆弱,必须从低空、速度低于 210km/H 投弹才行。鱼雷在水下 3.5m 前进,经常击中目标不爆炸,或者提前爆炸。因此 TBF 有很多任务都是挂载 227kg 炸弹进行的。“复仇者”可以执行各种角色:鱼雷轰炸机,水平轰炸机,侦察机,布雷机等等。因为有着完善的电台、易操纵性、长程和额外的座位,飞机经常被用来作为飞行大队的空中指挥飞机。

圣克鲁兹战役浴血奋战的“企业”号航母

击沉“比睿”号-瓜岛
  海军和陆战队的 TBF 在 1942 年 11 月立了大功。由 Paul Moret 少校带领的陆战队侦察轰炸 131 中队(VMSB-131)的 TBF-1 在这个关键的月份抵达瓜岛。他们在 12 号抵达,正好赶上了日本人的最后一次大规模袭击。日本舰队旗舰是 37,000 吨的“比睿”号战列舰。12 号晚到 13 号早晨,美国和日本水面舰艇互相对射,日本舰队还有 14 英寸舰炮轰击亨德森机场,这就是著名的“瓜岛战役”。美国海军损失 2 艘巡洋舰和 4 艘驱逐舰,击沉 2 艘日本驱逐舰,击伤“比睿”号战列舰。到了早晨的时候,虽然机场到处是弹坑,但是美国人仍然能够出动飞机。同时“企业”号航母埋伏在南方 480km 处。
  早晨 6 点,俯冲轰炸机首先攻击了“比睿”号。1 个小时之后,Moret 的海军陆战队的 TBF 投掷的一条鱼雷击中 “比睿”。早晨 10 点左右,他们再次发动攻击,又给“比睿”号吃了一条鱼雷。

画面描绘 1942 年 11 月,南太平洋瓜岛争夺战中,在前一天夜间战斗中受伤的日本海军“比睿”号战列舰遭到美军战机的攻击,一架隶属著名“仙人掌”中队乔.福斯上尉驾驶 F4F 战斗机正冒着猛烈的炮火冲向敌舰。它达到了吸引敌人火力的效果,美军的鱼雷攻击机乘机投下致命的鱼雷

  不久,“企业”号的“复仇者”也加入到战斗。舰队的航空司令官 John Crommelin 派出了 15 架格鲁曼 TBF。这些飞机攻击了“比睿”号,然后在亨德森机场降落。当这些飞机起飞的时候,Crommelin 还无法知道亨德森机场是否落入敌手,反正飞机的燃油是不够飞回“企业”号的。于是飞行员们悲壮地起飞,执行这次可能是单程的飞行任务。飞机在上午 11:20 抵达“比睿”号上空。这时天空已经布满浓烟。“比睿”号使用在晚上没有被损坏的炮火猛烈还击,甚至是 14 英寸炮也加入进来。“复仇者”对着“比睿”倾斜的一侧发射鱼雷,有 3 条命中,但是“比睿”号仍然漂浮着。“企业”号的“复仇者”在亨德森机场降落,当发现迎接他们的是友好的美国士兵的时候,这才松了一口气。
  6 架 Moret 少校的“复仇者”又一次攻击了“比睿”号,有 2 条命中。这一天中,俯冲轰炸机和 F4F 轮番攻击这条战列舰。到黄昏的时候,“比睿”号已经注定沉没,海军上将安倍晴明下令弃舰。TBF 完成了第一次战斗胜利。
通用汽车的 TBF
  格鲁曼的生产计划被 F6F“泼妇”占得满满的。作为国家战争动员计划的一部分,通用汽车(GM)腾出 5 家工厂用来制造飞机:塔里顿、特伦顿、林顿、布卢姆非而德和巴尔的摩。这 5 家工厂组成了“东部飞机分厂”。格鲁曼送了 2 架安装“PK”可拆卸螺栓的 TBF 到 GM。这两架飞机帮助 GM 的工人了解“复仇者”是怎么组装的。按照海军飞机的编号规则,GM 生产的“复仇者”编为 TBM。1943 年 GM 刚开始生产的时候进度很慢,但年底的时候产量已经超过的格鲁曼,此时的格鲁曼已经暂停生产“复仇者”了。

通用汽车生产的 TBM-1

生产月份举例格鲁曼
TBF-1
通用汽车
TBM
合计
1942 年二月5- 5
1942 年 6 月60-60
1942 年 11 月1001101
1943 年 7 月150100250
1944 年 1 月-300300
1945 年 3 月-400400
合计2,2917,5469,837
改型
  在生产了数百架